欢迎访问中国致公党辽宁委员会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参政议政 >> 社情民意 >> 正文

建议最高法院废止终结本次执行制度

时间:2017-10-9 10:26:59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刘旭、谷… 阅读:59

致公党辽宁省委参政议政工作委员会委员、辽宁海大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旭律师、致公党党员谷剑峰律师反映:      

    终结本次执行制度,简称“终本制度”,是指法院对执行案件经过财产调查后未发现可供执行的财产而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一种执行结案方式。

    1.终本制度是造成“表面”执行结案率畸高而“实际”执行结案率极低之“怪现象”的罪魁祸首。

    从各级法院统计执行案件情况看,执结率都畸高,但是扣除以“终本”方式结案的案件后,实际执结率却极低。以辽宁省某基层法院为例,在2017年初政协会议上报告其2016年执行结案率为96.7%,扣除“终本”结案数后,实际执行结案率仅为28.6%。此种现象在全国各法院十分普遍。是什么导致两个数据的差异如此之大?终本制度。

   《民事诉讼法》并未确立终本制度。该制度是最高法院自行创设的,记载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等多个司法解释中。有观点认为,最高法院创设该制度的主要初衷就是提高表面结案率,让每年两会上的法院工作报告变得更加好看。

    2.终本制度可以提高“表面结案率”,对执行法官很“有用”,对申请执行人则有害无益。

    执行法官和申请执行人的利益诉求是不一样的,前者关心的是结案,后者关心的是实实在在拿到执行款。

    终结本次执行是一种结案方式,此种结案对于申请执行人来说有害无益,因为案子并没有真正执行完毕,申请执行人并没有真正拿到执行款,而且法院裁定终结本次执行之后,该案就被束之高阁,直到发现财产后才可恢复执行。但该制度对于执行法官和法院却很有用处,因为可以靠它结案,“完成”工作任务。

    3.终本制度减轻了执行法官的结案压力,助长了执行法官的主观惰性,已经成为“执行难”的主观推手,有损司法公信力。

    2016年3月13日,周强院长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报告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时庄严承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一年来,最高法院落实了网络查控、网络拍卖等多项举措,成效比较明显。但是,“执行难”问题是主、客观因素共同造成的。解决“执行难”问题,既要排除客观障碍,也要消除主观惰性。

    实践中,有些案件执行不了,完全是主观因素导致的,主要表现为执行法官没有责任心、不穷尽措施、消极执行。其实,只要再努力一点儿,是可以发现财产的,有些案件是可以执行的。

执行结案率是法院对执行工作考核的重要指标。本来,执行法官因面临考核压力,会认真对待每一个执行案件,以提高结案率。但终本制度却开了个“后门”,执行法官的压力骤减、惰性增加,消极执行、得过且过的现象比较普遍。避重就轻是人性的弱点。既然可以堂而皇之地以“未发现可供执行的财产”为由轻易结掉一个案件,何必那么大费周章地穷尽执行措施呢?来之不易的胜诉判决因终本制度而不能得到有效执行,损害了申请执行人的权益,损害了司法公信力。为此建议:

    目前,最高法院已经着手解决“终结本次执行的程序标准和实质标准把握不严、恢复执行等相关配套机制应用不畅的问题”,目的是进一步完善终本制度。但是,我们认为,完善不如废止。理由如下:

    1.存,则有害无益。对于维护申请执行人权益、解决执行难问题、提升司法公信力,现存的终本制度有害无益,即使将来完善了,仍然是有害无益,只不过程度可能会较以往轻些而已。因为,终本制度的本质是最高法院为了提高表面结案率而为自己开的“后门”,只要存在“后门”,不论将来多么完善,必然会被主观惰性所乘,进而导致一定程度的消极执行。人性使然。

    2.废,则有益无害。如果将该“后门”堵死,执行法官只能勇往直前,有利于维护申请执行人权益,有利于解决执行难问题,有利于提高“实际”结案率,有利于提升司法公信力。终本制度的唯一作用是提高“表面”结案率,这对社会本来就没有实质意义,废止该制度,对社会没有任何损害。

点击返回顶部

主办:致公党辽宁省委员会 地址:沈阳市皇姑区崇山东路37号
电话:024-24844725 辽ICP备07000878号
E-mail:zgdlnsw@vip.163.com
技术支持:辽宁省信息中心 辽宁省信息产业发展公司